当前位置:首页 > 收藏达人 > 四十载潜心求索著述之道 王世襄与明式家具(上)

四十载潜心求索著述之道 王世襄与明式家具(上)

2014-06-10来源:《古典工艺家具》

王世襄为人简静淡泊,对于声名从无所求,对各类头衔是真的不在意,甚或是真的不喜欢。一是自谦,二是后来“名家”、“大师”者众多,觉得俗。如今先生走了,给我们留下了足够多的精神与专业遗产,尤其对于明式家具的研究和从业者,更是一份幸运和福分。

王世襄在治学研究的长途跋涉中,不辞辛劳地潜心求索耕耘,对人生坎坷际遇,达观通变虚怀以待,看得云淡天清。

做人、做事、做学问,如此透彻又如此洒脱,如此坚守又如此淡然,这就是王世襄先生了。

两部前所未有的著作

2009年11月28日,王世襄驾鹤西去,平静地告别了他95岁的人生。第二天上午,老人的遗体便悄然火化了,他希望留给自己走后的世界一块宁静的天空。

但是,这个世界铭记着他。王世襄逝世后第三天,曾出版过先生许多著作的三联书店便专门开辟了王世襄图书专台,闻讯赶来购买的人流络绎不绝。仅仅半个月时间,专台便因存书售罄而无以为继,包括专业性很强并售价不菲的大部头专著,都被抢购一空。《中国收藏》杂志的记者写到,当时赶到北京三联韬奋图书中心,想购买一本《明式家具珍赏》作为收藏,被告知已经卖完了,而王世襄的其它多部著作也基本断档。如今,在数以万计的古典家具厂家、爱好者那里,书柜案头鲜有不摆放王世襄著述的,更不用说专业研究者了。


王世襄著作《明式家具珍赏》



真正能体现王世襄研究成果的著作是《明式家具研究》

1985年,故宫博物院资深研究员朱家溍先生,曾撰写《两部我国前所未有的古代家具书》一文,刊载在当年《读书》第3期,就是评介王世襄关于明式家具的两部煌煌力作的。

从1945年开始,王世襄以四十余载坚持不懈、百折不挠的惊人毅力,一点一滴、扎扎实实地积累创造著述所需要的各种条件,终于将《明式家具珍赏》与《明式家具研究》,先后出版奉献给世人,被学界称为“划时代的专著”。此前,虽有中外学者对明式家具做了开拓性研究,由于受历史条件限制,及东西方文化差别影响,难免在深刻、透彻、丰富、系统的层面上,留下遗憾与空白。王世襄先生几乎倾毕生之力写作的这两部著作,和《明式家具萃珍》、《髹饰录解说》、《清代匠作则例汇编》、《锦灰堆》等著述,做了许多过去没有人做过或做得不够的工作,把明及清前期的家具研究提高到一个令世人瞩目的新水平。




王世襄生前珍藏的家具,如今大部分在上海博物馆内安了家。


王世襄广为人知的明式家具“三部曲”中,《明式家具研究》最早脱稿,有近30万字、700多幅图片。《明式家具珍赏》则是应香港三联书店之请,从此稿中摘录部分内容,并将可以拍到彩色照片的实物收入图版编著成册而先行出版,随后该书的英、法、德文版先后问世,在台湾也正式出版了中文本,得到中外学术界的广泛重视。北京的一些后起的古家具收藏爱好者,坦言多年来把这部书“翻烂了”。《明式家具萃珍》是王世襄为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收藏的100件明式家具及小型器物,所编著的中文本图录、说明及所配资料插图。颇有意思的是,当下市场上把《萃珍》这本书的价格炒到数千元,书中印制的图版确实精美,说明简洁精到,插图匹配贴切,可以让人轻松地去赏读,也许一些产家或制器者乐于参照图版依样去制作。诚如朱家溍所言:“真正能体现世襄研究成果的是《明式家具研究》。”该书1989年7月经由三联书店(香港)有限公司出版,立即受到海内外学术界、收藏界和从业者的高度关注,之后三联书店(北京)又先后四次印刷发行,数量达数万册,仍感供不应求。这部“大俗大雅”的巨著,不仅创建了明式家具研究的体系,客观系统地展示了明中期至清前期硬木家具的风采成就,并从历史文化、工艺艺术、审美鉴赏等方面对明式家具的基础研究作了系统的阐述。在中国传统家具学术研究领域中,这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奠基之作,值得我们用心去研读。

王世襄做研究、做学问的态度极为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到了自我苛求的地步,走了一条极富个人特色的路子,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十分看重对实物的观察、解析;二是非常重视对文献、资料的研究;三是认真向民间匠作者学习的同时加以总结提升。在传统家具的研究领域,许多人只能侧重于上述一个方面或涉及两个方面,三者兼备很难做到。王世襄曾多次说到:“研究古代艺术品,若想有所成就,需要实物考察、工艺技法和文献印证三方面结合,缺一不可。”他以常人没有的“痴情”、“憨劲”和“狠劲”,几十年锲而不舍、矢志不渝的追求、践行,终于独树一帜,自成一家。

最重要之家具收藏之一

王世襄鉴识明式家具的眼光独到,涉猎面很广,有很高的收藏品味。在古家具收藏界,他的明式家具嵬集、收藏并非是最多的,但品种之丰富、萃选之地道、品质之精良,在海内外所引发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却是毋庸置疑的。王世襄曾写道:其间“中外人士纷纷惠临舍间观摩欣赏。虽因堆叠存放,无从见其神采,仍被许为在世界范围内亦属最重要之家具收藏之一。”

王世襄收藏的明式家具,不乏传世重器和罕见珍品。其中,宋牧仲旧藏明紫檀夹头榫大画案,该案牙条上刻作有光绪丁未(1907年)清宗室溥侗的追记题识,此案原为康熙朝曾官至江苏巡抚、吏部尚书的宋西陂旧藏之物。此案制作古朴,庄重典雅,自晚清以来,一向被藏界推为第一紫檀画案,为文物收藏界所熟知。再如明黄花梨透雕靠背圈椅(成对),线条婉转流畅,雕饰精致典雅,堪称明式圈椅之范本,选作《明式家具珍赏》封面图版。另有明黄花梨凤纹衣架,在存世所见雕花衣架中,是设计、选材和雕工制作最精美而又保存得最好的一件,一再被诸多图籍刊用。还有一件清紫檀翘头案小件器,本为罕见的鎏金佛像前供案,更是书斋案头之物,久经把玩,莹润如乌玉,玲珑可爱。王世襄所藏79件明式家具图版,全部收入在《明式家具珍赏》中,成为该书展示明式家具风采的重要组成部分。

王世襄竭尽心力寻觅古家具,最大的心愿是为了保存珍贵的遗产,最根本的动因是“为研而藏”。与多数藏家的“藏而不研”或“藏而待沽”不同,他不是寻常的玩家,也没有通常藏家的功利之心。王世襄拥有这样一大批高品质的珍贵硬木古家具,为他钻研明式家具提供了绝佳的实物条件。40余年里,王世襄与这些家具朝夕相伴,蜷居其间,反复鉴赏琢磨,领会风格韵趣,观察用料取材,细心拆卸绘制榫卯结构,须臾不离对实物的研究,不断“上手”,烂熟于心。相比之下,大多数研究者都难以拥有这样的条件,而大多数收藏家又缺乏做深入研究的用心和功力。“藏研结合”,这是王世襄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成功的秘诀与蹊径。

王世襄素有“玩家”称谓,为心仪文物或喜欢的玩好,可以“为尔痴迷为尔狂”。其实,在古典家具的研究上,他走的是一条常人想象不到的艰辛之路,只是内心坚韧,一路乐天而已。

爱好、财力、眼光、机遇,是收藏四要素。王世襄财力绵薄,遇有铭心美器,会不惜倾囊以求。但他更多的是不辞辛劳地去调查寻访古家具,起早贪黑、栉风沐雨,足迹遍及收藏名家、城乡宅所、古董店肆、晓市冷摊。40余年间,除“文革”被下放期间外,即使身处极端困境也未尝少辍。

王世襄自行车后常装有一个能承载一二百斤的货架子,并备有粗绳索、麻包片等,以便购到家具就捆绑带回。节假日大多到京城郊县或远及涿县、保定等地,四处寻访,遇到可供研究的家具,能买下就买,买不到就请求准许拍照或测量尺寸。有时除夕夜在乡下睡冷炕,因为怕错过寻购机会。如此奔波辛劳,常汗流浃背、灰头土脸,市人以为是收破烂的,而王世襄却乐此不疲。

早年有一次,他在北京的通州鼓楼北小巷一个老太太家,看到一对明朝留下的十分简练拙朴的杌凳,非常喜欢,按照20元要价立即掏钱,老太太看他不还价,改口不卖了。两天后,王世襄路过东四一家旧货铺,见到这对杌凳,要价40元,而他恰恰忘带钱包了。待他取钱赶去,杌凳已被红桥的梁家买走了,于是再赶往梁家,两兄弟高低不让。此后一年里,王世襄隔三差五地跑了二三十次,终于花了400元从梁家兄弟手中买回。这对明黄花梨无束腰小方凳的图版收录在《明式家具珍赏》第59页中,王世襄称之为“数十年仅见此一对,是黄花梨家具的难得小品。”

数十年间,经王世襄过目的明清家具,或整或残,数量当以万计。如此丰富的阅历,如此宽阔的视野,为王世襄研究明式家具提供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层面和条件。



王世襄与专家一起参与翁氏藏书鉴定(后排左三)



王世襄与妻子袁荃猷


下深功夫钻研文献古籍

王世襄治学态度极为认真严谨,著述一定实事求是。他的书,开篇均写有“凡例”,书中征引的每一条资料、每一幅插图一定经过反复核实并标明出处,绘制一件家具图版一定要搞清它的结构、尺度,完成一部书一定要加上详细索引,以便读者查阅。书中所述,务求真实,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没有泛泛之说、疑似之词,更没有牵强附会之言。没有十分把握或自感有欠缺的事例,都会实话直说,向读者言明。这种传统文化人应有的风格气度,如今所见不多了。

王世襄治学成果斐然,是他数十年如一日,孜孜以求、勤奋耕耘的结果。他的读书,看上去是涉猎广泛、随性不羁,其实是正稗兼及、以博通专,非常讲究学以致用,绝不故弄玄虚、摆花架子。譬如,他广泛阅览明清小说话本,内中有非常丰富的木刻版画插图,生动描绘了古人家居陈设和家具的使用。对传统绘画研究颇深,上世纪50年代因条件所限曾刻蜡版油印出《画学汇编》,并有《中国画论研究》著述。而传统绘画作品中,不乏对古建筑、居所和家具陈置的生动描绘。对竹木雕刻亦有研究和述作。深厚的知识积累,使得王世襄不只是依靠技术层面的“招数”去鉴识古家具,而是能够以宽广的文化视野和丰富的艺术修养,去深入地感受和把握古家具的整体美感和气韵。

田家青是1979年开始有幸结识王世襄的,他曾写道:“当时我会说古家具行话而自觉了不得了,与王先生一聊发现这些行话俚语他不仅很熟,而且能说出历史出处和典故,哪些是对的,哪些以讹传讹,哪个词因南北口音不同而发生的变化过程。从而深感先生是凭借深厚的古文献学基础,进行了浩繁的查证和校注,才能如此娴熟。”张德祥、马未都在结识王世襄后,也被他的博学与造诣所折服。

把匠师经验萃升为学问

王世襄非常重视木作工匠世代相传的宝贵经验,真诚与匠师交朋友。他在早年经常穿着破背心短裤衩,向北京鲁班馆的祖连朋等师傅促膝讨教,对不同家具一个个部位、一桩桩做法,仔细询问,随手记在小本子上,有时需要再问再记,直到了然于心。王世襄说过,他描述家具形态、制作、构件的那一套语言体系,一部分过去只存在于工匠口语中,名词、术语得自匠师口授的居多,旁及清代匠作则例用语,意在与匠师口语相印证。匠师口语和则例名词都简练明确,生动通俗,一听就懂,应用方便。他的《明式家具研究》,就附有这一类名词术语简释一千多条。如今广泛使用的许多称谓,诸如“鼓腿彭牙”、“罗锅枨”等,都是出自匠师之口。

王世襄请匠师修配所藏家具时,亲自给匠师打下手,认真观察修理的全过程。所以,他的著述既通俗易懂又鞭辟入里,全无敷衍凑合之处。经过长期观察匠师修理古家具,王世襄发现了鲜为人知的底蕴。譬如,举凡椅、凳、床、榻用草席粘贴在薄板上作为硬屉的,应是近几十年才有的,因为原本用细藤编织的软屉年久损坏,家具店难找藤工巧匠修复,只好用刨剔屉边、撤换弯带的破坏性修配办法了。这一揭示,对于辨识明式家具鉴赏与收藏中的某些疑误,很有实用价值。

【未完待续】


  • 以真为珍:宁散千金收稀有珍奇,不图贱价买一般平凡!               天地大美,本无常主,有缘邂逅,便为主人。

本编因才疏学浅,信息资料不足,考证介绍错漏,敬请谅解;望藏友大胆指正、提高补充;在此不胜感激寻珍伏藏

静心养怡,广纳福祉!拒绝任何人发表与中国法律相抵触的任何言论和政治内容四川古玩艺术网 Sichuan Antique Art Network

 ☎TEL:18980028886 微博:gwys88  微信:pqliuti 公众号:guwan8  

CopyRight © 四川古玩藝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