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发现 > 四川三星堆考古發現兵器庫?

四川三星堆考古發現兵器庫?

2014-04-08来源:互联网

                                                          1月15日 青关山发掘出的大量象牙 摄影张磊

華西都市報:

“‘亞’字形建筑基址裡有象牙,有玉璧,還有石璧,看起來有點像是宮殿。”近日,三星堆發現“古蜀宮殿”的消息傳出,國內30多名考古專家齊聚三星堆。專家表示,“是不是宮殿不敢確定,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裡是都城的一部分。”

一處僅次於殷墟的大型單體建筑基址出現在三星堆,伴隨著象牙、玉璧和石璧的出現,考古人員震撼了、興奮了。消息一經傳出,立即引起國內考古學界的聚焦。

昨日,“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著名考古學家李伯謙,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長王巍,還有陝西和西藏的考古專家三十余人,齊聚三星堆,對這一發現進行“診斷”。

                                                                                出土的石壁

【專家雲集】

神秘物件令人震撼

昨日清晨7點,天還沒有大亮,室外溫度很低。

老專家李伯謙緊了緊衣服,在薄霧中,走進三星堆遺址。

考古工作人員揭開幾處用白色塑料薄膜遮蓋的地方,一些白色的碎塊出現在眼前。

“就是象牙。”在仔細看了一陣后,李伯謙說。

石璧和玉璧及其碎片則散落在幾個夯土堆面上,“這些東西,做工比較精細了。”

令專家們不解的是,這些紅燒土建筑基址的牆基外側有一排密集分布的“鋸齒”狀“檐柱”。“這個建筑的級別應該屬於高等級建筑,但不像是宮殿,因為沒有活人居住的跡象。”王巍說。

“很震撼,很振奮,這是繼1986年三星堆一、二號祭祀坑發現、發掘以來,收獲最大、取得突破最多的一次。”站在此次考古勘探的現場,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考古學家林向感慨地說。

“象牙可能是祭祀時用進去的,但玉璧石璧,就不好解釋了。”林向說,“這個建筑基址的發現,更進一步佐証了當年我的提法,這裡是古蜀的都城,是古蜀文明之源。”

霧氣中的三星堆遺址,有些飄渺和朦朧,給人更多的神秘感。

【建筑基址】

規模僅次於殷墟

“2012年12月16日,我們對青關山大型建筑基址群進行了清理,其中一處單體建筑基址,規模僅次於殷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雷雨介紹說,這是一座大型紅燒土建筑基址,平面大致呈長方形,呈西北—東南走向,與三星堆城址以及一、二號祭祀坑方向一致,長約55米、寬約15米,面積近900平方米,東西兩側似乎有門道,“初步推測,大約由6到8間正室組成,分為兩排,沿中間廊道對稱分布。”

“這也是南方地區首次發現如此大規模的單體建筑基址。”雷雨說,“即便它不是古蜀王國的宮殿,也是重大突破了。或許,離發現真正的宮殿也不遠了。”

據雷雨介紹,在10余處紅燒土牆基、“檐柱”和室內夯土地面有掩埋玉璧、石璧和象牙。

“青關山台地很有可能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是三星堆古城的核心區域之一。”雷雨說。

【重大突破】

確認兩道新的城牆

更具突破意義的是,專家在三星堆遺址北部初步確認了“倉包包城牆”和“北城牆”兩道新的三星堆時期夯土城牆,使得三星堆古城的城牆由原來的5段變成了7段,外廓城也由於“北城牆”而趨於完整。另外,在城址范圍內還發現多條古水道。

專家認為,這必將推動古城的營建過程、聚落布局研究,並推進對三星堆古城的人工水系及其與自然水系關系的認識。同時亦鞏固了三星堆遺址作為長江上游文明核心區域的地位。

那麼,這個建筑基址到底是做什麼用,它是孤立存在的,還是有關聯建筑的存在?

“城牆挖出來了,就像找到了包子的皮,但餡兒是什麼,還不知道。或者有肉,或者是菜。”林向說,“幾千年的歷史都一層層地找出來了,更多的驚喜還在后面。”專家觀點

◆府庫說 收藏文書財物和兵器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劉緒教授說出了自己的觀點,“這個城池建筑跟豪華宮殿不一樣、和普通建筑不一致,中間是通道,東西向開門。有可能是府庫,收藏文書財物和兵器的地方。”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孫華則認為,該建筑基址方向與城市方向差不多,與金沙的差不多,坐西北朝東南,剛看以為是院落,仔細一看是一個單體建筑,一般建筑4米以內需要有內柱,“但是它又寬約15米,如何解決支撐問題?這也是個謎。”

◆祭祀說 祭祀用品是王權代表

陝西師范大學教授張懋熔提出不同觀點,“估計是祭祀用的。”這裡發現的與祭祀有關的東西更完整一些,看了1、2號坑,出土了那麼多的祭祀用品,“它和祭祀有關聯,因為發現象牙、玉璧,所以傾向於祭台更合適一點。”

“我參加了1986年的發掘,一個祭台出土。看了這次的建筑基址和一些物件,我就一下子把這個建筑和祭台聯系了起來。”林向說。

“基本可以確定不是宮殿,應該是祭祀用。”“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著名考古學家李伯謙說,“即便是祭祀用建筑,也是這個城裡面的最高權力者祭祀用的,也是王權的代表。”

◆不確定 需大范圍拓寬再判斷

王巍表示,“古蜀文化太特別,建議跳出中原文化的固有思維來考慮,水道、壕溝、人工水系以及城內外的幾處高地,更值得關注和重視,可以平面再往大范圍拓寬。”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王佔奎認為,鋸齒狀的紅燒土保存下來不易,建議從考古學的角度弄清楚再判斷。

專家許宏也認為,長江流域很多地方是水鄉,水城。該基址從上到下都屬於“堆”,基本上沒有防御功能,“在定性方面,先暫時不下定論。”對於青關山大型建筑基址應當小規模、謹慎地解剖。記者手記王宮在哪裡?

三星堆遺址的每一次發現都會引起考古界的巨大關注,這次建筑基址群的出現,也立即吸引了30多位頂級專家學者的聚焦。論証會還沒有給出定論。這裡還有沒有城中城?王宮到底在哪裡?考古人還在尋尋覓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三星堆的驚喜,一定還在后面。

古蜀文明之源,一定會吊足眾人的胃口。

  • 以真为珍:宁散千金收稀有珍奇,不图贱价买一般平凡!               天地大美,本无常主,有缘邂逅,便为主人。

本编因才疏学浅,信息资料不足,考证介绍错漏,敬请谅解;望藏友大胆指正、提高补充;在此不胜感激寻珍伏藏

静心养怡,广纳福祉!拒绝任何人发表与中国法律相抵触的任何言论和政治内容四川古玩艺术网 Sichuan Antique Art Network

 ☎TEL:18980028886 微博:gwys88  微信:pqliuti 公众号:guwan8  

CopyRight © 四川古玩藝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