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明代入考场“安检”须解衣脱帽

明代入考场“安检”须解衣脱帽

2014-06-23来源:东亚经贸新闻

     高考是现代学生决定命运的时刻,而科举考试绝对是古人改变命运的时刻,若是榜上有名,真可谓鲤鱼跃龙门一步登天了。可这机会也不是人人都能把握住的,怎么办呢?于是,生出了五花八门的作弊“奇招”。就这样,一场作弊与反作弊的攻坚战拉开了帷幕。

考生用老鼠须写作弊奇书

清代对考生衣着鞋物有限制

这场作弊之战可不只是在考场里面进行的,从准备进入考场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你攻我守,打得不亦乐乎。诗书不精的考生绞尽脑汁想把有关考试资料私藏衣物中,带入考场。

有人将科考用蝇头小楷抄在纸片上,然后做马褂一件,将抄袭文平铺熨帖其上,胸前为《论语》、胸后为《孟子》、衣袖为《大学》。还有考生将上衣的里外面都密密麻麻地抄满了科考的范文,约有20万字。

用衣服“做文章”只是其中一个手段,使用小纸条也是自古就有的。清代的考场上就曾出现过15块长43厘米,宽42厘米特制的黄绢,抄录内容极其丰富,约有40万字。它的第一块黄绢竟是整个抄本的目录,每条目录还都有编号,利用它可以十分快捷地找到其余14块黄绢抄录的资料。

南京江南贡院陈列馆中,有一本《五经全注》,长约5厘米,宽4厘米左右,厚度还不到1厘米,书上的字简直如跳蚤一般,小小的一粒米就能盖住8个字,这可算得上作弊奇书了。据说,小纸条上抄大段的文章还有特殊的工具—老鼠须,而且得是精选韧度极好的鼠须才能胜任,现代的笔是怎么也写不出那么小且清晰的字的。

考生的夹带手法也是多种多样的,《清稗类钞》中记载:“入场者……私藏于果饼及衣带中,并以所携考篮酒鳌与砚之属,皆为夹底而藏之,甚至有帽顶两层,靴底双屉者。”

朝廷为防止各种各样的夹带,决定对考生进行“安检”,据记载,唐朝省试时,在考生入场时要“搜索衣服”,以防“怀挟”作弊,规定考生进入贡院时,只准携带餐具、水、炭等用具入场。

金代的搜检更是特殊,为防止考生夹带,命其沐浴,“官置衣,为之更之”,不过该制度不久便被废除了。明代科举检查更为严苛,规定考生进入考场时必须解衣脱帽,接受监门军吏的搜检,“上穷发际,下至膝踵,裸腹赤趾,防怀挟也”。

到了清代,对考生的随身物品、搜检程序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士子入场,衣服器具均经定有成式。”康熙年间规定:“凡考试举子入闱,俱穿拆缝衣服,一单层鞋底。”并开始对衣着鞋物等进行限定。乾隆时期又增添了“皮衣去面,毡衣去里”的规定。

在乾隆年间顺天乡试时,乾隆帝派人到考场检查,头场搜出夹带者21人,二场又搜出21人。没敢私藏小抄的士子中有68人交了白卷,300余人没有答完,更有200余人文不对题。二场点名不敢入场弃考者有2800多人。不仅如此,在贡院外,“抛弃蝇头小绢,堆积于墙阴路隅者,更是不计其数”,甚至“有含于口颊,而搜检时咽入腹中者”。看来,考场前的严密“安检”对夹带之风确实起到了打压的作用。

私塾老师剃须掩饰年龄替考

身高胎记写入“准考证”

夹带这条路可能走不通了,对想作弊的考生而言,那就得准备另觅途径,这不,又找着一条路—代考,也就是俗称的找“枪手”。

代考无非有两种情况,一是直接让人冒名顶替,若是从县试到道试、从初试到复试都雇同一个人顶替代考,录取的时候本人再出面,这种就称作“一炷香”。《清高宗实录》记载,乾隆年间,江西省兴国县童生刘某,雇请自家的私塾老师入场代考,并许诺谢银六十两。因为两人的年龄相差较大,私塾老师还特意“剃须入场”。另一种则是把请人代做的试题设法传入场内。

“枪手”的紧俏形成了一个专为谋利的新职业—代考人群。他们不仅有分散的个人行为,还有专门的团体机构。他们往往在科考之年,招集能文之士,在偏僻处租赁房屋,招揽生意。

其实早在唐朝,朝廷就要求考生提供有详细体貌特征的履历。

清朝时期,考生赴考前需要亲自领取“院试卷结票”,也就是准考证,如果在赴考的时候忘记带了,那很遗憾,考试资格将被取消。“院试卷结票”上不仅写有考生的基本信息,还必须填写参加科考次数、成绩以及三代人基本情况的“家状”。此外,考生还要有两个保人,以备在领取考卷时查验考生的真实身份。

没有照相术的清朝,准考证上只是简单勾出了考生的相貌,另外用文字描述考生的身高、有无胡须、胎痣等身体特征。

《履国丛话》记载:做事较真的胡希吕巡视考务,考生中有“须”而准考证上是“微须”的考生,一律认为是冒名顶替。考试中,他还逐一复查,一“微须”的考生被驱逐,说道:“大人不知‘微’有‘细小’‘衰落’等含义……”不等说完,胡考官就训斥道:“汝读书竟不知‘微’作‘无’解耶?”“微须”考生应道:“乾隆帝几次‘微服私访’,‘微’若为‘无’,何解?”胡希吕被驳得哑口无言。如此看来,这准考证还是有漏洞可钻的。

买通考官提前约定暗语

主考官“失联”锁贡院

你以为进了考场就万事大吉了吗?错,考场里的作弊较量也是不容小觑的。经过了入场前的重重检查,进入考场可以准备开始答卷了。这时,问题又出现了。

书写试卷的时候,有一种隐晦的作弊手法名为“通关节”,就是事先与考官约定好,在试卷的第几行第几格必用某字。为了防止仅用一个字出现偶然相同的现象,往往约定两个字。考生进场后,首先会先在试卷上将约定的两个字填好,免得忘记。

北宋时期,关节之弊就已经产生了。当时,有个叫杨亿的翰林学士,在省试开考前夕,他特地招待来京应试的同乡举子。受邀前来的考生兴奋不已,请求杨亿给些“指导”,没承想杨亿勃然大怒,口中边说“丕休哉”,边甩袖而去。“丕休哉”出自《尚书》,本是句骂人的话。在场的举子们,死脑筋的以为碰了钉子,聪明的则听出话中有话。果然,数日后,几位卷子中用了“丕休哉”的考生都被录取了。

《水窗春呓》记载,道光年间,欧阳兆熊赴京会试,与他关系很好的某侍御一天特意叫他到家诊病。看病结束后,这位侍御写下“也欤圣怀”,叮嘱他把四字嵌入文内,不过欧阳兆熊婉拒了。看来,这“通关节”不是谁都能通得上的,也得看私交如何呢。

“通关节”的作弊形式可以说既隐晦又安全,如何防治呢?宋朝的皇帝想到了这么一个主意,由自己临时指定考官,接受命令后即刻住进考场,不得探亲访友,不准携带家属,由专门负责的官员把贡院封锁,从根本上杜绝考生与考官的会面。

康熙朝又将此制度进一步完善,考官分为内帘官和外帘官,内帘官一经任命立即入闱,考试阅卷期间不得外出,不得与外帘官接触。从考试结束到放榜的时间考官不能会见亲戚朋友,也不得与贡院外有书信联系。放榜之后,各级考试官员方可离开贡院,考试程序结束。

不仅如此,为防止考官徇私舞弊,凡乡、会试的主考、总裁、同考官的子弟皆不准参加考试。其他考试工作人员五服以内的亲属可参加考试,但必须回避于内阁,另派大臣命题阅卷,称之为“移试”。

场内左顾右盼场外听声辩题

独住严密号房考间巡查勤谨

还有部分考生会事先把考务人员打点好,让他们将自己的座位与代考者安排在一起,方便交头接耳,或者将答案与石子裹在一起,使劲一扔,扔到考生的座位下边,更有甚者,把答案搓成纸团,偷偷地塞在墙隙之中。再明目张胆一些的考生干脆在场内互换试卷,将人家写好的试卷直接填上自己的名字。

这些都是考场内的小打小闹,还有考场内外联合作弊的方式呢,或把鸽子带进场,用鸽子把题目带出;或在鼓点声中暗藏哑谜,第几本、第几页、第几行,自某字起至某字止,核计其数而获取信息等。

那答案怎么传进来呢?《钦定大清会典事例》的记述给出了方法。考生先买通外场巡逻的兵役和考场内的差役,等“枪手”把题目做好后,或点起灯笼高挂在竹竿上,或鸣放爆竹,通知考生到预定地方接取答案。

科举考试的考场称为“号舍”,是个高六尺,深四尺,宽三尺的单人小房,每列有上百间。一般省级考场有数十列。

有的号房里有两块木板支在墙壁上,一高一矮,高的作书桌,矮的作为座椅,充当桌椅的两块木板拼在一起就是考生的临时卧榻。考生进入号舍后即刻封闭号栅,科考期间,考生不能外出,食宿均在号舍内。这么一来,恐怕连隔壁同窗的样子都看不见了。

不但如此,考场的设置也很讲究,必须是在贡院、书院内,而且四周及墙上都铺满了密密麻麻的棘枝,令人无法攀越。

清朝科举还有巡考监查,考试时,考案案脚用长竹编结,以防移动,考场内时不时就会有数十名兵士监视巡查,以防考生丢纸、顾盼等情况发生,一旦发现,即刻逐出考场。


  • 以真为珍:宁散千金收稀有珍奇,不图贱价买一般平凡!               天地大美,本无常主,有缘邂逅,便为主人。

本编因才疏学浅,信息资料不足,考证介绍错漏,敬请谅解;望藏友大胆指正、提高补充;在此不胜感激寻珍伏藏

静心养怡,广纳福祉!拒绝任何人发表与中国法律相抵触的任何言论和政治内容四川古玩艺术网 Sichuan Antique Art Network

 ☎TEL:18980028886 微博:gwys88  微信:pqliuti 公众号:guwan8  

CopyRight © 四川古玩藝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