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唐朝的酒肆文化和胡乐

唐朝的酒肆文化和胡乐

2014-06-23来源: 凤凰网陕西频道综合 

唐代,胡人经营酒肆是唐朝娱乐行业的主力。在长安,胡人酒肆主要开设在西市和春明门到曲江一代。酒肆的招待,即是西域的女子,被称为“胡姬”。她们是促使胡酒在唐代城市盛行的一个重要因素。以酒而言,在唐人的酒馆中喝得最多的恐怕还是米酒,但胡人的酒肆则大大不同,大都是从西域传入的名酒(正宗洋酒),像高昌的“葡萄酒”、波斯的“三勒浆”和“龙膏酒”等。

西市和春明门一带恰恰就是李白最喜欢来的地方。在他的诗作《少年行》之二中就曾写道:“五陵少年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胡姬侍酒,收费一定很高,大概只有贵族少年才敢不断光顾胡姬招手的酒肆。他的另一首诗也写道:“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 舞罗衣,君今不醉将安归”胡姬来到中原,克服了大量旅途的艰辛。为此,她们在酒肆里强欢作笑时也在思念自己的家乡和亲人,如李贺《龙夜吟》所述:“卷发胡儿眼睛绿,高楼夜静吹横竹。一声似向天上来,月下美人望乡哭。”不过,胡姬在酒肆里服务态度和收入都是不错的,这是数百年间酒肆里能保持胡姬侍酒的主要原因。

胡人的酒肆常设在城门路边,人们送友远行,常在此饯行。岑参《送宇文南金放后归太原寓居因呈太原郝主簿》诗云:“送君系马青门口,胡姬垆头劝君酒。” 所有诗人中似乎是李白最爱与胡姬谈笑了,所以他的诗作中描写胡姬的地方甚多。他指出胡姬常在酒店门口招揽顾客:“何处可为别,长安青绮门。胡姬招素手,延客醉金樽。”胡姬能招揽到顾客,一凭异国情调的美貌,二凭高超的歌舞技巧。 胡姬表演的歌舞。主要有《胡腾舞》、《胡旋舞》、《柘枝舞》。其中最流行的是胡旋舞,唐人把它的特点概括为“急转如风”。 白居易《胡旋女》诗: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

回雪飘飖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曲终再拜谢天子,

天子为之微启齿。胡旋女,出康居,徒劳东来万里余。

唐诗中对胡旋舞的描述很多,诗人刘禹锡有“体轻似无骨,观者皆耸神,曲尽回身处,层波犹注人。”的诗句,描绘了西域乐舞高难度的技巧变化和婀娜柔美的舞姿表现。当然,被胡旋舞、胡腾舞转得头晕目眩的不仅仅是生性狂放的诗人李白等,美貌的胡姬、充满异域风情的歌舞曾使许多达官贵族、文人雅士、俊男靓女流连忘返,这是唐朝的娱乐风尚。

胡人酒肆里价钱虽贵,但豁达的老板们倒也没有小家子气,特别是对一些熟客,赊账、白喝都是常有的事儿。例如王绩在《过酒家》中就写道:“有钱须教饮,无钱可别沽。来时常道贳,惭愧酒家胡。”这里面的“贳”字就是赊账的意思。从这一点来说,当今的酒吧经营方式远不如唐朝。

唐代龟兹和于阗都置有女肆,买卖胡人奴婢特盛。葛承雍说,当时京城长安奴婢价格相当高,每人合绢250匹,而西州才40匹,长安是西州的6倍,刺激来往中原的行客购买胡婢带往关中、江淮地区。

胡姬遍布长安城,她们出入于长安城的酒肆、商邸,能歌善舞、给大唐生活增添了无限的柔情和浪漫。上至帝侯王妃下至黎民百姓,胡舞,胡乐成为大众的共同喜爱,异域歌舞和中原乐舞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造就了音乐歌舞的黄金时代。据说胡旋舞也是粟特人安禄山的看家本领。他总是能让自己肥硕的身体在一块小圆毯上飞快旋转如一只陀螺……但决不能转出小圆毯之外。唐玄宗也不例外,曾经一度迷恋宠妃“曹野那”,曹野那的名字无疑是汉文转写,曹是以曹国为姓氏的粟特人通例称呼,‘野那’二字明显是一个粟特人常见的名字,其粟特语原意是‘最喜欢的人’,俊男靓女都可用此名。

唐代九姓胡从高祖武德七年(624年)到代宗大历七年(722年)计100年间,共入贡94次,其中曹国8次。特别是八世纪上半期阿拉伯帝国向东不断军事进攻,对中亚诸国步步进逼,迫使他们向中国求救,唐玄宗时代就占了一半以上,天宝四载(745年)曹国国王哥罗仆禄呈贡表,明确希望从阿拉伯人威胁下挣脱出来,愿做一个唐朝的小州。如此一来,进贡胡旋女也是自然的。

史载,开元期间俱密国进献胡旋女子,康国进贡胡旋女子,史国多次进献胡旋女子,米国曾经一次进献胡旋女子3人。作为传统惯例,曹国进贡胡旋女等自是应有之意。

作为能歌善舞、仪态万方的漂亮女子,胡旋女是最容易接近皇帝的。曹野那应该是开元年间曹国进贡的胡旋女,因色艺赢得玄宗喜爱进入后宫。这和靠‘善歌舞,晓音律’迎合玄宗大悦的杨贵妃是一样的。

隋唐间宫廷音乐家大多为胡人,其中的佼佼者就有苏祗婆,白明达等,为中国的音乐发展奠定了基础。

苏祗婆生于龟兹(今库车),父亲是西域著名的音乐家。他从小随父亲学艺,因善弹琵琶而名噪乡里;后来奉召进入西突厥汗廷,从歌舞宴乐。567年,西突厥公主阿史那氏远嫁北周(557~581)的王子,苏祗婆就随同她一起来到内地。

北周灭亡后,苏祗婆便流落到民间,以卖艺为生。他辗转各地,在民间广招艺徒,传受技艺。

公元581年,隋文帝建立隋朝后,就命令音律学家郑译创制新音乐。郑译与朝廷众乐工研究了几个方案,都不能使文帝满意。

当时都城长安的西市,有很多西域胡人开设的酒店,胡姬压酒,胡乐当筵,风靡一时。酒店中侍酒的胡姬常以她们婉转的歌喉、优美舞姿招徕客人。一天傍晚,郑译独自徘徊在街市上,苦苦思索改革乐制的办法。忽然被一阵动人的琴声吸引,他走进一家西域酒店,只见一位高鼻深目、相貌堂堂的西域乐师在演奏琵琶。琴声和谐,七声音阶掌握得非常纯熟。郑译连忙打问他的姓名,才知道也就是杰出的龟兹音乐家苏祗婆。郑译大喜,当即拜苏为师,虚心求教。

郑译是一位制笙专家,他曾向周宣帝献过一套笙:共十二只笙,每只笙十六簧。郑译与苏祗婆结识后,对“五旦七声”理论大感兴趣,便与苏祗婆共同研究,以吹笙的高音来与琵琶在转调中的音高一一核对,经过长期的探讨实践,终于使西域龟兹乐律的“五旦七声”理论演变成“旋宫八十四调”。新的乐制确定之后,隋文帝高兴地说:“此乐正合我的心意。”

苏祗婆带来的西域乐舞对中原旨乐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龟兹乐有七个音阶,演奏的乐器有18种之多,包括竖箜篌、五弦、昆琶、笛、笙、箫等。它的音乐结构包括唱歌的曲调、伴舞的乐曲和乐队演奏的曲牌三部分;演出时,歌、舞、曲并举,场面欢畅,节奏感强烈。尤其是舞蹈,伴着音乐的旋律和节拍,表演者手舞足蹈,摇头扭腰,在加上表演者丰富的表情,令观赏者倾倒。

苏祗婆的宫调理论的创立和运用,是我国古代音乐文化的一次进步,它不仅为音乐调定了规范,而且对后来宋词、元曲乃至戏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白明达西域胡裔,(维吾尔语名叫Aqqari Manda)是西域龟兹(今新疆库车) 维吾尔人,身世不详。他是我国隋唐时期著名的琵琶手,又擅长作曲。随突厥阿史那公主入长安。是一位从隋文帝开皇初年(581)至唐太宗贞观末年(649)期间活跃于华夏艺坛的著名音乐艺术家。隋炀帝时任官乐正,负责宫中西域乐舞的排练。和隋炀帝合作创作乐曲。炀帝写词他作曲(“造新声”)。计有《万岁乐》、《藏钩乐》、《泛龙舟》等数十曲,深得炀帝欢心,甚至想要给他封王。唐太宗时担任“太乐府”的职务,负责音乐、舞蹈的排练演出,同样很得当权者的赏识。到唐高宗时,他又创作了《春莺啭》等曲子,这是唐代著名的舞曲。

白明达创作的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春莺啭》,是唐代高宗听到风吹树叶抖动的声音和早晨听到鸟的鸣叫声,除了随着自然的节奏配以舞蹈动作,还命乐工白明达谱成乐曲,故名《春鶯囀》。歌聲柔曼婉暢,舞態柔美多姿,是唐代社会风靡一时的软舞曲。唐诗中曾留下了许多精彩的描述和实况记载。如张祜的《春莺啭》:“兴庆池南柳未开,太真先把一枝梅。内人已唱春莺啭,花下傞傞軟舞來”。白明达创作的《春莺啭》与当时另一位西域音乐家裴神符(疏勒人)创作的《火凤》并称二绝。大诗人元稹曾写诗曰:“女为胡服学胡装,伎进胡音务胡乐,火凤声沉多咽绝,春莺啭罢长萧索。” 


  • 以真为珍:宁散千金收稀有珍奇,不图贱价买一般平凡!               天地大美,本无常主,有缘邂逅,便为主人。

本编因才疏学浅,信息资料不足,考证介绍错漏,敬请谅解;望藏友大胆指正、提高补充;在此不胜感激寻珍伏藏

静心养怡,广纳福祉!拒绝任何人发表与中国法律相抵触的任何言论和政治内容四川古玩艺术网 Sichuan Antique Art Network

 ☎TEL:18980028886 微博:gwys88  微信:pqliuti 公众号:guwan8  

CopyRight © 四川古玩藝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