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唐代学者一行曾首次实测地球子午线长度

唐代学者一行曾首次实测地球子午线长度

2014-06-23来源:大众日报

古希腊人认为地球是圆的,天、地均为球形的,因而早就有子午线及其长度的概念。在公元前3世纪,古希腊著名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埃拉托色尼(Eratosthenes,公元前约276—公元前约194)便估算了子午线一度的长度。然而,实地测量地球子午线长度的,却是中国唐代学者一行。

彻底否决“日影千里差一寸”的谬说

中国古代有发达的传统天学、传统地学,两者都处于世界(古代)的前列。传统天学、地学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天文测量、大地测量的重要工具是圭表,用圭表测影(日影,即太阳照射圭表形成的影子)的长短来确立季节、时辰,推算历法。自古以来,有一种关于影长的传统说法——“日影千里差一寸”,即南北相距千里,夏至正午量影长度差一寸的说法(见《尚书·考灵曜》和《淮南子·天文训》)。且被认为是圣人确定的真理,不能随意改动;中国古代两种主要的天地宇宙结构观——盖天说和浑天说,都是以“日影千里差一寸”为公理的。盖天说以此建立天地相互平行的几何模型,东汉的《周髀算经》即是对这个模型的系统说明。浑天说家张衡(78—139年)、陆绩(187—219年)、王蕃(228—266年)、葛洪(284—364年)等都以它为出发点进行推理的。实际上,“日影千里差一寸”的说法有相当大的误差,并没有得到测量的实际证明,而且随时间的发展,其误差愈来愈显。东晋天文学家何承天(370—447年)编修《元嘉历》工作中,首次指出从交州(州治在今越南河内)到地中阳城(今河南登封告成镇)不是“千里差一寸”,而是“六百里差一寸”(《隋书·天文志》)。到了隋代,天文学家刘焯(542—608年)最早批驳“千里差一寸”的说法,“千里一寸,非其实差”“考之算法,必为不可”“明为意断,事不可依”(《隋书·天文志》),并于605年上书隋炀帝,提出用实测方法纠正这一谬说,其书议未被采纳,固而没能付诸行动。数十年之后,唐初天文学家、数学家李淳风(602—670年)则在给《周髀算经》作注中,收集各地的测影资料,发现今南京与洛阳之间的南北距离约千里,但是影长相差四寸,从而得出每二百五十里差一寸的结论。然而,刘焯、李淳风都末能亲自实测,而且两人得出的结论很不一致,一人是六百里差一寸,一人是二百五十里差一寸,因而末能从根本上否定“千里差一寸”的谬论。又数十年之后,唐开元十二年(724年)天文学家一行组织、主持四海实地测量,刘焯、李淳风的主张才得以实现,彻底地否决了“日影千里差一寸”的谬说,在人类历史第一次得出子午线一度的实测长度。

发起第一次全国性天文大地测量

一行(683—727年),原姓张,名遂。唐代魏州昌乐(今河南昌乐)人。出身望门,曾祖张公谨是唐朝开国功臣,父张擅为武功令。因父早亡,家贫。一行童年在都城长安苦学,“少聪敏,博览经史”。20岁时得艰涩的《太玄经》一书,他很快通达要旨,并写出《太衍玄图》《义诀》各一卷,名震长安。次年,权臣、武则天之侄武三思慕其名欲与结交,一行不愿卷入政治漩涡,逃至河南嵩山蒿阳寺出家为僧,得法名“一行”。人又称他“僧一行”。后他在佛教上造诣日深,著《大日经疏》等,成为唐代佛教密宗之祖。唐神龙元年(705年),武则天退位,李唐王朝多次召他回京,他均以拒绝。开元五年(717年)唐玄宗强召他回京,主持编制新的历法。在京城长安,他主持制造黄道游仪、水运浑天仪等天文仪器,大大提高了天文观测精度;发起并主持四海测验,实地测量子午线长度,是世界上第一次子午线长度的实测;创造“九服食差”“九服晷漏”等法,编制成中国古代历史上最有价值历法之一的《大衍历》。国际小行星组织为纪念一行在天文学的卓越功勋,于1972年把南京紫金山天文台1965年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一行小行星”。

724—725年,一行发起组织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性的天文大地测量——四海测验工作。目的:一是为编修《大衍历》,验证自古以来“日影千里差一寸”说法;二是为了计算南北昼夜时刻长度的变化,推算南北距离对日食、月食的影响等与制订历法相关的问题。这次测量的区域很大:以中原平地为中心,北到北纬51度的铁勒(今俄罗斯贝加尔湖之南的乌兰乌德附近,当时为唐朝辖治的“瀚海都督府”治地),南到北纬16.7度的林邑(今越南中部),南北之间纬度达34度多,直线距离约4000公里之远;共有13处测量地点(见表1)。(据《旧唐书·天文志上》《新唐书·天文志一》)

首创子午线实测一度长度新概念

一行他们进行了北极出地高度、冬至夏至晷影长度、春分秋分晷影长度、冬至夏至昼夜漏麇刻长度等一系列的实测工作,取得一批前所末有的实测成果,极大地提高了《大衍历》的精度。例如,原来的浑天说派都认为北极出地高度是恒定的,恒为36度。一行他的实测值:在林邑为17度4分,在铁勒是52度,其他南北不同地点北极的高度皆不相同。这清楚地表明:北极出地高度在各地是不相同的,它不是一个恒数。这对浑天说的一个重大发展。又如,一行和南宫说(时任太史丞,协助一行进行测量工作)等精心造取了中原平地的滑州白马(今河南滑县)、汴州浚仪(今河南开封)、许州扶沟(今河南扶沟)、蔡州武津(今河南上蔡)四个测量地点,且对四处的测量工作做得最为认真,也最为重要。这四个地点均处于黄淮平原之地,又大约在一个经度线上,在测得北极高度等项目后,又用测绳丈量彼此之间的水平距离等一系列数据(见表2)。

(1里等于500步,1步约为5尺)

数据表明,滑州白马至蔡州武津距离合计526里270步,夏至日影长度总差2寸5分,北极出地高共差1.5度。于是得到“大率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而极差一度”(《新唐书·天文志一》)。从而也彻底否定了前人的“日影千里差一寸”的错误,了结这个千年积案。更为重要的是一行他们通过实际测量还发现:影长并不随南北的距离产生线性变化,即里差与影差不存在稳定的线性关系;而是里差与北极的高度差形成线性关系,即里差与极差(南北距离与纬度之差)之间则存在稳定的比例关系。即“大率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而极差一度”。经过计算,一行他们在北纬34度处实测子午线的一度长相当于今131.11公里,与近现代测量结果在纬度34°处,子午线一度长110.94公里相比,差20.17公里,有一定的误差。至此,一行在世界上首创了子午线实测一度长度的新概念。

早在公元前3世纪,古希腊的埃拉托色尼便开始地球周长和子午线测量工作,然而他只测定了两地的纬度差,并没有实测两地的距离,便估算了子午线一度的长度,为地球圆周1/50。100多年后,住在罗得岛的波西当尼斯(Posidonius,公元前133—公元前49年),再次测量两地的纬度差,推算地球周长和子午线1度长度,精度不如100多年前的埃拉托色尼。中世纪巴格达天文台的阿尔-马蒙(Al-Mamum,约卒于835年),于814年主持在今中东幼发拉底河以北两处平原上的天文大地测量工作,以验证托勒密对地球周长的估计。因为其差错与托勒密的错误估计相仿,而备受质疑,怀疑当时有否进行实地测量。在西方,公认最早进行了子午线长度实测工作是18世纪的法国巴黎天文台领导人J.卡西尼(Jacques Cassini,1677—1756年)在比利牛斯(Pyreenees)的实测工作,成果于1720年公布。卡西尼的实测工作比一行的天文大地测量工作晚了将近1000年。因此,唐代一行组织和主持的天文大地测量,不仅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全国性测量工作,彻底纠正了“日影千里差一寸”的谬说,开创了中国通过实际测量认识地球的道路,并把天文测量与大地测量结合起来,为以后的天文大地测量奠定了基础;也是世界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天文大地测量,首次对子午线长度进行实测工作。这次实测,被学术界誉为世界科学技术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举”,“是世界科学技术史上的一项伟业”(见《中国古代天文学家》第250、251页)
  • 以真为珍:宁散千金收稀有珍奇,不图贱价买一般平凡!               天地大美,本无常主,有缘邂逅,便为主人。

本编因才疏学浅,信息资料不足,考证介绍错漏,敬请谅解;望藏友大胆指正、提高补充;在此不胜感激寻珍伏藏

静心养怡,广纳福祉!拒绝任何人发表与中国法律相抵触的任何言论和政治内容四川古玩艺术网 Sichuan Antique Art Network

 ☎TEL:18980028886 微博:gwys88  微信:pqliuti 公众号:guwan8  

CopyRight © 四川古玩藝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