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金丝楠背后上演的商业大战

金丝楠背后上演的商业大战

2014-06-30来源:国际在线

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珍藏的金丝楠园桌

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珍藏的金丝楠方桌

(记者/苏清杰)如果用“你方唱罢我登场”来形容这几年的红木和金丝楠,那恐怕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大抵是从2011年年初开始,在红木一统天下的古典家具市场,金丝楠突然来势汹汹,各种媒体有关金丝楠的新闻蜂拥而上,仿佛一夜间在全国范围内就掀起了金丝楠的热潮。

随着金丝楠木地位的不断攀升,红木家具的收藏地位似乎被撼动,甚至有媒体称:“黄花梨辉煌谢幕,金丝楠王者归来”。

面对金丝楠的“王者归来”,红木经营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一场红木和金丝楠的商业大战就此拉开。


金丝楠大战红木家具

早在2011年1月26日,北京一家晚报以《金丝楠: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为题,对某金丝楠家具艺术馆进行整版的宣传;2011年5月13日,该晚报又用整版的篇幅推岀《金丝楠:皇帝独享的奢侈品》。在之后的2012年2月17日,该晚报又用整版的篇幅,刊登《故宫专家:金丝楠家具品牌为王》的文章。

仅仅一家晚报如此宣传也就罢了,这里不仿看看同时期其它媒体的新闻标题:

金丝楠,一套书桌柜售价1280万

20多套价值过亿的金丝楠木家具集体亮相

神秘人5000万叫卖乌木金丝楠,4拍品价值近亿元

金丝楠价比黄金,一张桌子6千万

北京国际奢侈品展岀1.1亿元金丝楠罗汉床

金丝楠木1吨报价3个亿

1克元金丝楠木等于10克黄金

……

如果仅仅是地方媒体推波助浪,金丝楠也许还热不起来。就连中央电视台在不知不觉间,也加入了这场不见硝烟的大战。2011年2月,cctv-9播出《中国文化遗产:金丝楠木》,让在民间销声匿迹多年的金丝楠木“重现江湖”;同年5月,cctv-4在《国宝档案》栏目连续两天播出《寻找桢楠王》,把富有传奇色彩的金丝楠和桢楠联系起来; 2011年11月,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18日、19日、23日,连续推出了三期“金丝楠”专题报道,紧接着的12月22日~12月24日又推出三期“红木市场调查”专题报道。

央视财经在第一组节目中称:金丝楠木“霸气外露”,节目宣称金丝楠木价值连城,“一根老料上百万”、“ 一根金丝楠木值一栋楼”,“一张桌子6000万”等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传奇”。


而央视财经在后一组节目中则宣称,红木“哀鸿遍野”:越南黄花梨从每吨200万元下跌到每吨140万元;老挝酸枝木从每吨20万元降至15万元;红木材料价格整体都下跌15%至20%;而红木家具市场更为凄惨,商家撤资抛售,打折甩卖……

一时间,金丝楠木着实是“霸气外露”,大有“王者归来”之势。随着媒体对金丝楠的热捧,求料者大量涌入楠木产地四川,一股“淘金热”的新闻被爆出,此后“金丝楠木一根能换一栋楼”,“投资客豪赌金丝楠,一棵桢楠2千万”的新闻不断曝岀,市场上的金丝楠木,价格几乎是一月一个价,金丝楠家具甚至价格动辄上千万。在诸的宣传报道中,北京“××楠香”推出的“一张桌子3个亿”,则成为金丝楠家具最具代表性的新闻。同时将金丝楠的价值放大到了极致。

红木绝地反击金丝楠

突如其来的金丝楠“热”,让红木很受伤。待红木经销商反应过来后,金丝楠也早已从京城热遍了全国各地。

红木经销商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时隔不到两年,先是以行业协会的名以对金丝楠大加讨伐,后来同样请岀故宫专家,借助媒体宣称“金丝楠并非皇家独享”,更有所谓的“专家”公开杨言“金丝楠不珍贵且不吉利 ”。当初不少热捧金丝楠的媒体,仰或是在利益的驱动下,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湾,记者随便从岀摘岀一些新闻标题,相信读者不难看岀深层的端倪。

金丝楠不如紫檀、黄花梨


金丝楠不是“皇家专用”

金丝楠资源充足并不稀缺

金丝楠自古主要用于建筑与棺材

揭秘金丝楠木疯狂炒作的背后

金丝楠远未黄金贵

金丝楠收藏难成投资新贵

金丝楠热潮是有预谋的商业炒作行为

在这些文章中,无不指责金丝楠的宣传广泛存在歪曲事实、夸大价值、误导消费行为。甚至公开指责北京专门经营金丝楠的某商家是有计划、有预谋的商业炒作。在这种行为中,还涉嫌买通专家和媒体,杜撰史实,建立会员制并非法吸收资金等等。

更有行业协会的所谓领导,不断以“专家”的名誉撰文,声称在历史上,金丝楠主要用于房梁建筑,因为它有较强的耐腐性,而且重量相对较轻,所以民间多用于制作匾额和棺材。在中国传统家具历史上,金丝楠从来没有什么尊崇的地位可言,也没有创造独树一帜的家具风格和文化。清代宫廷家具是以紫檀、黄花梨等硬木家具和髹漆家具为主的。楠木则只是作为一些家具的木胎使用。单纯用楠木制作的家具,如果不加漆饰,在宫廷家具中级别是很低的,一般供下人或太监使用,如一些小花几、小凳子等。清宫“御用皇木”非紫檀莫属,金丝楠只是建筑级别的用材,与紫檀黄花梨的价值相比,就是玻璃珠子和钻石的差异。

更有甚者,说“金丝楠资源充足并不稀缺,一张桌子3个亿,这个天价金丝楠桌子,其木材与北京十八里店、福建仙游等厂家制作的几千元一张的桌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记者注意到,当初为金丝楠播发过九个专题的中央电视台,并没继续参与这场红木和金丝楠的大战。

金丝楠究竞怎么了?是谁在故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硬要搅混古典家具市场的混水?

不得不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金丝楠

作为普通的消费者,面对红木和金丝楠上演的商业大战,似乎很难弄清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金丝楠。

说金丝楠价比黄金的大众传媒,说金丝楠资源并不稀缺的也是大众传媒,这不免令消费者满头雾水。

为了还金丝楠本来的面目,记者先是到金丝楠主产地的四川,后又到北京消费者协会寻求答案,最后在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秘书长董青的指点下,记者拨通了北京东方神木文化交流中心51715019的电话,然后又来到北京紫竹公园西侧的乌木金丝楠珍藏馆,从而让金丝楠珍藏馆王明亮馆长告诉公众什么是真实的金丝楠。

王明亮长馆曾长期从事拍卖工作,是国内最早涉足金丝楠的权威专家之一。近年来金丝楠市场乱像丛生,为还藏家和消费者一个真实的金丝楠,仅北京电视台就先后五次用访谈的形式为王明亮馆长制做专题节目。仅记者看到的就有:《“楠”得这个人》、《乌木之争》、《破泽金丝楠密码》、《木里藏金的明亮人生》。特别是2012年“315”前夕,北京消费者协会还特邀王明亮到北京卫视做客,让王明亮馆长告诉观众什么是真正的金丝楠,然后以消协的名以提示:购买金丝楠家具须谨慎。

当记者说明来意后,王明亮馆长不无犹虑地说:红木和金丝楠如此相互抵毁,不仅会毀了红木,也毁了金丝楠。比如有报道说:“金丝楠原料并不稀缺,生长地域广泛。与黄花梨、紫檀等名贵硬木高达数百年的生长期不同,楠木自然野生林只需60多年便能成材,人工种植林只需30多年即可成材。国内南方大型林场中多有种植,旧料在民间存量也很多。”这分明是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把普通的楠木和金丝楠木混为一谈。

王明亮馆长介绍说:金丝楠是我国独有的国家二级名贵树种。目前全球己知的楠木虽然有两百多种,我国有34种,但金丝楠木是我国唯一的,且是楠木中品质最高的门类。金丝楠木生长在我国北纬25度到30度之间的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带,在海拔1000-1500米的云、贵、川地区,犹以四川峨嵋、雅安、绵阳、南充等地品质最好。桢楠的生长对温度、湿度和地质条件都有很高的要求,且生长极为缓慢,正常要500年以上的树龄,且直径在80公分以上,这才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金丝楠。金丝楠和桢楠最大的不同在于:金丝楠的木质纤维、胶质、硬度、芳香等都渐渐起了变化;木质纤维更加细密且呈金丝状,胶质密度加大、香气淡雅,久而不衰。金丝楠木质坚硬耐腐,自古有“水不能浸,蚁不能穴”之说。金丝楠的树纹、纤维呈短密金丝状,有如金丝猴的毛皮,它的纤维密度是从树的根部至干部至冠部由密至疏,靠树干下部多为影子木,它的剖面金丝闪闪,纹路五彩缤纷,有如一幅幅写意山水、动物、花鸟画卷。金丝楠木制品更是温润如玉、璀璨如金、美丽多变,具有摄人心魄的艺术震撼力,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审美愉悦和艺术享受。

王明亮馆长介绍说:桢楠在云、贵、川等地区生长广泛,尤以川西南为最,现在我们看到的桢楠大多树龄只有几十年,最多也只有一、二百年,其干部直径一般在20至30公分左右,直径在40-50公分左右的桢楠,树龄一般在两三百年左右已属罕见,真正称得上金丝楠,且直径在80公分以上的桢楠更是难觅。不要说金丝楠,就连普通的桢楠,早在1984年就被国务院列入《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名录》和《重点保护植物名录》严禁砍伐。1988年,国家林业部又下达了川帧楠、雅安楠、浙江楠和闽楠的重点保护;1999年再次下达了川帧楠、雅安楠和闽楠为重点保护对象。而所谓从旧房上拆下的楠木,大多直径只有一二十公分,顶多三四十公分粗细,那只是普通的楠木,绝不是500年以上的金丝楠老料。可以说,目前国内直径在80公分以上的金丝楠几近绝迹,大料金丝楠一木难求这是不争的事实。

有报道说:金丝楠并非皇家独享,在甘肃、湖北、四川等地,庙宇、祠堂、民居中有很多楠木构件,至于棺椁用楠木的就更多了。在古代典章中没有发现把金丝楠作为皇宫专用木材,民间不能擅用的记载。王明亮馆长叹道:事实上,金丝楠自古都是皇家文化符号的象征。普通品种的楠木香味一般只能保留几年就消失了。而金丝楠因金丝成色最多,木质玉润,观赏价值最高,香味高雅久远,怡神养生,历来为皇家所看重。特别是树龄在500年以上,直径在80公分以上的桢楠,不仅明清两朝,就是任何一个朝代,民间都不会也不能随便使用,这也是金丝楠木被称之为帝王木、皇帝木的由来。

至于“宫庭从来沒有乌木金丝楠”质疑,就可是令人感到可笑。王明亮馆长说:乌木金丝楠是远古时期,因地壳变化如地震、泥石流等,将本来就极其珍稀的金丝楠深埋河床、地底,经过数千年自然物化而形成阴沉木金丝楠时,其属性可说已远远超出金丝楠的范畴,成为凝聚天地造化之奇珍异宝。这些金丝楠的纤维更加紧密,木质更加坚硬,色泽更加丰富,或乌黑透亮,或红似花岗,灿若黄金,“影子”效果明显多变,硬度高、韧性好,香味淡雅持久。因此也就被海外藏家称之为东方神木。我国民间早就有“家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之说,还有“黄金万两送地府,换来乌木祭天灵”的俗语,由此可见,乌木金丝楠早已然身价不菲。但因古代没有挖掘机械,这些深埋在地下几米几十米的乌木金丝楠,一根动不动就重达几十吨甚至上百吨,宫庭从来没有乌木金丝楠,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在采访王明亮馆长之前,记者曾到北京东南四环的十八里店古典家具市场暗访,这里是北京最大的古典家具集散地,仅经营金丝楠木家具的,就不少于30家,记者在暗访中记者发现,尽管每家店铺都说自己卖的是金丝楠木家具,但是对金丝楠木的产地、外观、香味的解释却五花八门,而且式样相同、材质相同的家具,叫价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这些金丝楠木家具有可能是真的吗?王明亮馆长并不直接回答:目前80公分以上的金丝楠老料极为稀少,只能按质按根论价,换句话说是一木一价,若说金丝楠一方或一吨多少钱,那是百分之百的外行。正常的金丝楠大料,每根无论如何都在百万元以上,如果一定要换算成立方米,每立方米要50万元到500万元不等。若是只卖几万,几十万一套的所谓金丝楠顶箱柜、罗汉床等,你相信它是真正的金丝楠吗?同样道理,如果有媒体说“一张3个亿的金丝楠桌子”,其木材与十八里店、福建仙游等厂家制作的几千元一张的桌子并没有什么不同,你还会相信吗?

王明亮馆长肯定地说:稀缺性不会因为市场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目前家具市场只有海南黄花梨和金丝楠是没有原料供给的,紫檀酸枝在印度和老挝东南亚都有源源不断的供给,所以前五年海南黄花梨上涨了上千倍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供需矛盾太突出,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金丝楠在之前的两三年内,一下子上涨了十几倍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作为收藏,下步究竞是红木还是金丝楠更为合适”?记者问。

王明亮馆长笑了:红木也好,金丝楠也罢,它们都是相互独立的典藏圣品。它们的价值都缘于材质的稀缺和精湛的制作工艺,它们的价值都不会因为一方的热炒或恶意攻击而受到市场的冷落而失去应有的价值。至于是收藏红木还是金丝楠,消费者还是根据自己的喜好而选择,这样才是成熟的消费和理性的收藏。

(作者 苏清杰:高级记者、资深收藏家、北京师范大学客座教授)




  • 以真为珍:宁散千金收稀有珍奇,不图贱价买一般平凡!               天地大美,本无常主,有缘邂逅,便为主人。

本编因才疏学浅,信息资料不足,考证介绍错漏,敬请谅解;望藏友大胆指正、提高补充;在此不胜感激寻珍伏藏

静心养怡,广纳福祉!拒绝任何人发表与中国法律相抵触的任何言论和政治内容四川古玩艺术网 Sichuan Antique Art Network

 ☎TEL:18980028886 微博:gwys88  微信:pqliuti 公众号:guwan8  

CopyRight © 四川古玩藝術網